慕課改革 下活東莞教育這盤棋

閱讀 176  ·  發布日期 2017-06-12 19:05:32  ·  墨痕教育

11.webp.jpg

“老師,您能夠告訴我細胞分裂的原理是什么嗎?”

也許,你認為這是一名初中生在提問。其實不然,這是一個剛入小學一年級的學生向老師提出的問題。

這在東莞是一幅普通的師生溝通畫面。

實際上,在互聯網信息滲透加快的今天,我們很容易低估孩子的知識接受面和能力。而具體到傳統課程體系和教學環節中,如何恰如其分地將互聯網因素滲透到流程中去,已經成了東莞教育界更多有識之士的探索方向。

此外,東莞的隨遷子女人數已占全市學生總人數3/4以上。如果把東莞教育的發展比作一盤棋,那么,面臨一個最緊迫的問題,就是民辦與公辦、區域間教育的均衡發展問題。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慕課,通過“互聯網+”這個智慧載體,不僅僅是教育改革創新的需要,也是教育均衡的發展需求,更是優化一個城市教育生態的有效路徑。

這場全新的教育改革中,我們想看到的理想未來是——從人與網絡信息的交互,最終變成人與知識之間全新而公平的交互。

A 民辦學校巧借“慕課”轉型

和所有學校的發展規律一樣,校長歐陽旭恒所在的振安中學也在發展的第9年開始進入快速發展期。

作為沿海鎮區辦學規模最大的民辦學校,2012年長安振安中學學生數迅速增長,“學校發展到一定規模時,自然就尋求新的突破和發展。”歐陽旭恒告訴記者,“怎么使教學效率和效果提高,而不是讓老師教得辛苦學生學得也辛苦。”歐陽旭恒把方向對準互聯網+。

老師與學生之間互動的效率,成為近年來課改的核心。尤其在互聯網時代,學生獲取知識的途徑碎片化、多樣化,學生在變,老師的教學方式也要跟著變。

“我們第一期投入了200萬元,進行了光纖、錄播室、多媒體教室等基礎改造。”歐陽旭恒說,“接下來,我們還準備購買一批平板電腦,升級現有課堂形式。”

振安中學選取初一、初二年級一半的班級,開展慕課教學試點,只針對數學等部分功課。振安中學的慕課思路也剛好是當下東莞慕課體系的縮影。

東莞市教育局教研室負責人說,東莞的慕課是通過試點學校大膽革新傳統教育教學教研方式,深度融合互聯網技術,形成“翻轉課堂”“雙師教學”“在線名師課堂”“遠程同步課堂”四種新型教學模式,形成東莞特有的慕課體系。

“我們通過自學、議論和引導的‘翻轉課堂’形式,把課堂的效率盡可能提高。”歐陽旭恒說,“對于名師和名校的優質教學資源,也不是簡單的拿來主義,畢竟我們還要從自己師資和學生接受能力出發。”

通過“翻轉課堂”這個高效課堂,然后通過“一拿、二改、三用、四返、五存”的方式,將優質課程視頻資源,與振安中學自身的課程融為一體。去年底,東莞市中小學慕課現場課,就在振安中學舉行。

“課堂形式豐富,學生倒是學得開心。顧慮多的是老師。比如教學效果會怎樣,考得不好怎么交代,管好的紀律又管不回來了,領導檢查把熱鬧的討論當成亂糟糟怎辦?”歐陽旭恒說。

畢竟,東莞慕課體系的課程設計和師生互動環節都發生了根本變化,盡管作為民辦學校在投資決策等體制機制上非常靈活,自己認準了就能馬上做,但對教育改革規律性的東西是怎么也不能回避的。

“任何一項教育改革,都需要校長和老師的理解和巨大的付出。”東莞市教育局教研室負責人說。

B“知行合一”的新嘗試

相比公辦學校,振安中學全部是外來務工隨遷子女,生源結構相對復雜,屬于低收費民辦學校。在慕課改革之前,長期以來因無法提供優厚的待遇吸引優秀教師,教學質量欠佳。振安中學成為東莞首批慕課試點學校,隨遷子女集中的民辦學校在這場互聯網+教育的改革中主動轉型,無疑對東莞教育改革有著樣本意義。

今年,東莞大力扶持民辦學校的一系列措施出臺,民辦教師津貼、職稱評定都有政策突破,“公托民”托管機制釋放出更強的合作能量。歐陽旭恒感嘆:“師資和資源兩個關鍵點通了,最好的發展時機也來了。”

雖然東莞慕課體系的初衷是通過互聯網共享優質課程資源,幫助資源相對薄弱的大部分民辦學校逐步實現教育均衡化發展。但在東莞,慕課的使用邊界并沒有局限于民辦學校。相反,在慕課大氛圍下,一些公辦學校對教育個性化需求也被充分地激發出來。

“在解決優質教育資源的配置均衡上,慕課教育改革在兩個方面作了有益的探索。”市教育局教研室負責人告訴記者,“一是在改善區域間優質教育資源不均衡問題上;二是在緩解公辦民辦學校之間教學質量不均衡問題上。”

如麻涌一中和石龍三中等進行的慕課教育改革相對比較成熟,但在硬件投入、師資建設、慕課資源建設和應用方面,仍有很大提升和改革的空間。

互聯網時代學生學習的超前性和體系化的新需求,會給老師教學提出更多新命題,一批年輕教師也在這場教育改革中尋找創新和再改革的高起點平臺。

作為“一對一”托管振安中學的公辦學校,東莞市松山湖實驗中學提出“大慕課”的理念。“比如將語文的名著閱讀教學、英語的口語學習、歷史的論壇式學習,各科在線作業的布置和各種大數據評測,將慕課教學資源與課堂教學深度融合起來。”松山湖實驗中學有關負責人說。

松山湖實驗小學則在慕課資源建設與應用、硬件投入、慕課網絡平臺建設與應用、教學模式和師資力量等方面,條件已十分成熟。“大家都公認這是東莞慕課未來發展的方向。”參與調研的市政研室有關負責人坦言。

“我一直以來有個夢想,就是希望把不同學科的知識打通起來學習,像語文、數學、英語、科技和美術等,這些知識完全可以融會貫通的。”東莞市松山湖實驗小學校長馮正華說,“現在,我們正逐步打通不同學科和課程之間的分隔。”

C 如何突破教育資源瓶頸

何老師曾是石碣鎮一公辦小學的美術老師,因為對慕課教育的關注和喜愛,早在兩年前何老師開始自己研究制作小型微課課件。

“一個5分鐘的教學視頻,越是精短,我越要思考怎么用更好的方法呈現出教學重點,達到教學目標。”何老師說,“這個過程并不簡單,我一般會先在每個班的教學中實踐,看看哪種表達方式孩子們最喜歡,于是我就將這種方式做成腳本。”

何老師坦言,在這個過程中,自己既是編劇、導演,同時還是演員,最后還要做剪輯和后期制作。別看只是一個5分鐘的視頻,實際上要花掉他一個星期的時間。

“因為有固定的教學任務和行政管理任務擺在那里,如果按照我自己設定的這個標準,一個學期最多也只能制作兩個微課程。”何老師說。

在這場慕課教育改革中,老師在學校傳統的教學任務指標是一個定量,并沒有改變或減少。而制作優質的課程就成了變量,隨著變量的增加,老師的壓力也定會越來越大。

一方面是老師制作課程資源的精力有限,另一方面則是校際間對課程資源的渴求。

盡管能夠取用全市3萬份優質的教學資源,但歐陽旭恒坦言:“對課程資源庫還可以更加完善,比如在更新和分類方面。”

深層的問題,還是如何激發老師的創作積極性?

東莞市教育局教研室負責人坦言,“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慕課教學的激勵評價機制尚不完善,包括教師制作的慕課資源缺乏知識產權保護與激勵機制。”

誠然,教師是優質教學資源的主要生產者。“鼓勵優秀教師創作優質教學資源并共享,將是東莞慕課改革的重要基石。”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

目前業界普遍認可的探索路徑是,允許教師在政府認可的慕課平臺上,通過開發優質教學資源或開展在線互動直播課堂等方式獲得回報。

老師尤其是公辦老師有償補課,這是一條紅線,決不能僭越。但如果從資源創作這個知識產權角度,老師完全可以按照“多勞多得,優質多得”的原則,從市場上獲得回報。

“比如,能否成立東莞慕課教育資源研究院,教育部門集合全市名師工作室、學科帶頭人和教學能手,再結合第三方慕課制作團隊,由他們來統籌發掘、制作和維護東莞自己的課程資源。”何老師說。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按照之前的普遍經驗,基礎教育階段一個成系統的慕課課程需要不少時間的整合和錘煉。

“除了東莞老師參與制作,我們也會大量引入優質的課程,以滿足全市學生個性化學習的需求。”市教育局教研室有關負責人說。

■釋疑

東莞慕課平臺如何做到兩全其美

東莞慕課教育改革備受關注。這種改革不是建立在松散的整合上,而是由政府來進行強統籌。東莞還首創了全省第一個由教研部門牽頭的教育信息化工作模式,不是為信息化而信息化,而是直指課程改革內涵深處。

那么這種方式會不會一直延續下去,大統籌之下如何保證各區域學校的個性化需求,又如何避免重復建設?為此,記者也專訪了東莞市教育局教研室和東莞市教育信息中心有關負責人。

問題1 ??政府強統籌會不會延續?

從中期來看,政府對東莞慕課平臺的統籌方式,還會延續。政府可以集中全市優秀教師的力量和智慧,建設優質資源、優化平臺功能,達到最高的水平。還有一點尤其關鍵的是,建設統一的平臺并統一應用,就能在使用過程中收集完整的大數據進行統計分析,為以后決策提供支撐依據。

問題2 ??如何避免重復建設?

每個學校和鎮街對信息化的需求是有差異的,所以全市統一建設的平臺,必然不能滿足所有的個性化需求。因此,不管現在還是將來,禁止鎮街或者學校搭建滿足個性化需求的信息化平臺,肯定是不科學的。當然,為了降低重復建設的不良后果,市教育局也會對鎮街自有平臺建設進行指導,如盡量減少建設與市平臺重復的功能;市教育局信息中心出臺結構標準,鎮街自建平臺必須能通過這些接口,與市平臺對接,實現數據互通,避免“信息孤島”,減少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