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慢慢讓學生站在課堂中央

閱讀 214  ·  發布日期 2017-07-27 10:05:04  ·  墨痕教育

圖片關鍵詞  

2017年6月14日,學生正在上課(資料圖)。

  我們眼中的學生,不再是傳統課堂中知識的接受者,通過微視頻的課堂學習,不同能力的學生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學習時間長度,給予不同的孩子一個相對接近的起點;課堂中對話的發起者不再由教師一人承擔,傳統的師生雙邊對話發展為生生的多邊對話。

  2013年,我開始接觸慕課及其在小學課堂中的應用形式——翻轉課堂。在和翻轉課堂親密接觸的幾年中,我的內心經歷了這樣幾個階段。

  階段一:形式的翻轉與內心的排斥。翻轉課堂最基本的模式就是教師創設一個微視頻,由學生在課前觀看,然后在課堂中進行練習和討論。最初的嘗試帶給我的是一些不愉快的感受。課前的微視頻往往只是把課堂新授部分前移,課堂的練習依舊如故,只是增加了一些題量和難度;或者是課前學習視頻,課上嘗試進行交流和討論,這使得課堂不可控因素增加,教學任務無法保證完成。

  這種翻轉打破了我原有的教學舒適區,我已然習慣了課前代替所有的孩子(課堂原本的學習者)設計學習活動流程,提供學習素材,預設每一個提問,以及考慮他們的回答和相應的評價。在這樣精致的預設下,課堂學習的節奏始終處于我的掌握之中。翻轉課堂的先學后教使我無法預設到學生會提出什么問題,交流能否順暢進行,討論將會走向何處。這個階段僅有形式的翻轉讓我充滿挫敗感,對課堂的無力感讓我對這種模式小有排斥。

  階段二:技術的改進與內心的接受。隨著理論學習和專家指導的進行,針對翻轉課堂模式下的教學中產生的困惑,我們開始尋求技術上的改進。

  無法預設學生的提問,采用問卷調查收集學生的信息,幫助了解學生在視頻學習中產生的困惑,采集學生的反饋,以確定視頻學習后學生新的學習起點;擔心討論交流無法順暢,開始研究教師課堂介入技術,通過提醒、維持、明了、阻止等方式,推動學生之間的對話發展;對于課前微視頻是課堂新授部分的簡單翻版問題,我們也立足對學生的調查,重新定位微視頻的功能(適合自主學習,能引發學生思考,產生有價值的新話題),并據此進行視頻教學部分的設計。

  我們設計制作了三年級《旋轉和平移》視頻,將原本課堂中對物體的運動進行觀察,分類并得到概念的過程,錄制為微視頻。學生在家中觀看,對旋轉和平移概念有了初步認識后,留意生活中物體的運動,并嘗試用爸爸媽媽的手機進行拍攝,然后發送給老師。傳統課堂中由教師(或教材)提供少量素材的方式得以改變,學生共同參與素材的收集與分享。這種方式不僅反映了學生自學的收獲,對學習效果進行檢驗,也為課堂提供了豐富的資源,奠定了交流的基礎。物體運動素材的舉例和準確命名促進了學生形成物體運動的表象;錯誤的舉例則通過同伴之間的糾正、辨析,化錯誤為練習資源,加深了對概念的理解。學生對平移和旋轉概念的認識由紙面變得立體,課堂上的交流頓時變得靈動而精彩。而我們也由對翻轉課堂最初的小有抵觸逐漸接受了這一種形式,在翻轉中更多地讀懂學生,讀懂課堂。

  階段三:觀念的變化與內心的悅納。隨著教育技術的不斷改進,我逐漸對翻轉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所謂翻轉課堂,不僅是時空的翻轉(課上學課后練,再找時間進行糾錯的傳統模式,改變為課前學課上練,即時反饋與交流);也是角色的翻轉(老師講學生聽的傳統角色定位,改變為學生提問,互相交流討論,教師在需要的時候提供幫助);最重要的則是觀念的翻轉,傳統模式下的固有學生觀、課堂觀、師生關系得到新的詮釋。

  我們眼中的學生,不再是傳統課堂中知識的接受者,通過微視頻的課堂學習,不同能力的學生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學習時間長度,給予不同的孩子一個相對接近的起點;課堂中對話的發起者不再由教師一人承擔,傳統的師生雙邊對話發展為生生的多邊對話。

  在四年級《乘法分配律的應用》一課中,學生先進行獨立嘗試,再觀看視頻學習,收集素材,帶著問題和思考進入課堂討論的學習方式。由于課前準備充分,課堂中學生之間的交流幫助學習有困難的孩子辨析錯因,掌握了應用方法;互相交流各自收集的例子,既發揮了學生主動學習的積極性,又有利于開拓視野,老師適時肯定或鼓勵的點評,推動了課堂向思維深處漫溯,學生站在了課堂中央。

  也許作為一種教學模式,翻轉課堂并非是最好的,也不可能解決所有的問題,適合各種課型和所有的知識教學,在實施過程中還需要去篩選內容、優化設計,但正是翻轉課堂的形式引發了一場觀念的變革,打破了原本固化的課堂,學生既是課堂中的學習者,也是傳授者,更是對話者,教師則是學生學習過程中的陪伴者,支持者。我在經歷不同階段的心路歷程后,也更加堅定了在課堂實踐中和學生共同成長的信念。

  (作者為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學教師)


原文鏈接:http://www.edu.cn/info/xy/jyjs/201707/t20170720_1542015.shtml